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福建省

吉林版“叔侄冤案”沉浮21年嫌犯4次被判死缓警方被指用狱侦诱供

发布时间:2019-10-13

金哲宏入狱前的照片

糖尿病、肾结石、胃病、下肢无力……48岁的囚徒金哲宏现在诸病缠身。1995年,吉林省永吉县一名20岁的少女遇害,金哲宏被锁定为杀人嫌犯,后4次被判处死缓。

金哲宏案与著名的浙江张氏叔侄冤案有众多相似之处,同是少女搭车遇害,同是司机被控奸杀,警方在破案时同样利用狱侦“诱供” ,也同样在没有直接物证和没有目击证人的情况下将被告人送进监狱。于是该案也被称为“吉林版叔侄冤案”。

2013年,浙江的张氏叔侄沉冤昭雪,十年冤狱终得无罪判决,而金哲宏至今仍在狱中喊冤。2014年7月,有媒体曾报道金哲宏案,吉林省高院回应:已组织专门人员认真调查了解情况,核实清楚后将及时依法处理。近两年过去,复查结果仍未公布。

“难产”的判决

金哲宏的案子已经过去了21年,当年的案卷,纸已泛黄。今年5月的一天下午,吉林长春,84岁满头白发的杨玉波在家翻出两捆卷宗,一件是1995年的金哲宏案,另一件是刚刚平反的刘吉强案。

杨玉波是原吉林省检察院处级检察官,退休后从事律师工作,先后代理这两起发生在吉林市的故意杀人案。两案都没有直接人证物证,被告人都喊冤称遭刑讯逼供,辩护人都做无罪辩护,但判决结果都是死缓。

在杨玉波20余年辩护生涯中,办结的案子,他都会销毁卷宗,唯独这两个案子失败,结成心病。今年4月,刘吉强迎来再审,改判无罪,但金哲宏仍在狱中喊冤。

卷宗显示,1995年9月29日,永吉县双河镇新立屯北发现一女尸。10月11日,27岁的金哲宏被警方收容审查,后被锁定为嫌犯。

关于杀人过程,第一次一审的起诉书描述:1995年9月10日17时许,金送租乘其摩托车的女青年李某去双河镇,途中对李起歹意,欲与李发生两性关系,后用摩托车将李带到双河镇新立屯北沈吉铁路附近,与李发生两性关系,当李向金索要钱时,遭到金的拒绝,李以去公安机关告发相要挟,金唯恐事情败露,将李按倒在地,用双手猛掐其颈部,将其致昏,金认为李已死,便将李拖至铁路南侧路基下附近一草丛树林中的一沟内掩埋,后逃离现场。

法医鉴定:被害人李某系右前额受外力打击,扼颈导致昏迷状态下,被用泥土埋上半身,吸气时吸入大量泥沙,阻塞气管、支气管,同时伴有异物刺激,使气管强烈痉挛收缩引起窒息而死亡。

第一次开庭,金哲宏当庭翻供,否认杀人。金哲宏说:因为价钱没谈拢,李某并没有乘他的车,更不存在他杀人。

金哲宏在双河镇黑石村租房开小卖店和狗肉馆,偶尔用摩托拉客。金哲宏说:1995年9月10日下午5点左右,他在小卖店看见一小姑娘租车,便和她讲价,边走边说,跑车的关连伟说三块钱他(关)拉。他(金)便开空车走了,下午6点多,他又出去拉了两个人到双河镇街里,晚上在朋友许智家吃了一顿饺子。当晚7点多,他和妻子一道去了双河镇母亲家,摆贡祭奠已故的父亲。

金哲宏称,他并不知道女孩姓名。半个多月后,女尸被发现,警察勘查现场,围观群众很多,他也在场,但没看清死者面容。事后被抓去审讯,他才知被害人是跟他讲过价的女孩。

第一次一审,吉林市中院认定金哲宏构成故意杀人罪,判其死缓。金哲宏上诉。

1997年第一次二审,杨玉波接手此案,“那时为他(金哲宏)做无罪辩护。”经审理,吉林省高院撤销金哲宏案一审判决,发回中院重审。

第二次一审,吉林市中院依然认定金哲宏有罪,判处死缓,省高院再次发回重审。到了第三次一审仍判死缓,吉林省高院没有再将案子发回,而是维持了死缓的判决,判决书上写道:“本案情节恶劣,后果特别严重,但鉴于本案具体情节,可酌情从轻判处”。

从1995年案发到2000年第三次二审落槌,历时5年。金哲宏经历了3次一审,2次发回重审,4次被判死缓。